慾望錯亂的地下世界:《愉虐性工業》的賤斥情慾政治

91mdnkhipl-_sl1500_

由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監製因而引發廣大討論的紀錄片《愉虐性工業》(Kink),帶領觀眾走入美國舊金山最大的BDSM色情片生產地:Kink.com。在這裡,你看不到一對一浪漫異性戀性愛,也看不到男與男主流同性戀情色。走入這棟原本作為軍火庫的地下世界中,你將看到皮繩愉悅,施虐受虐,自慾戀物,雜交派對,群魔亂舞的妖怪情慾。

歡迎光臨愉虐性工業。

為什麼要皮繩愉虐?男同志導演達克紅(Van Darkholme)偷偷對著觀眾告白,自己從青少年時期便擁有捆綁足球隊員的情慾幻想,而今終於可以讓自己的變態慾望在螢幕上成真。另一個導演瑪德琳(Maitresse Madeline)也坦承,自己從小讀小說看雜誌便容易受到愉虐場景與意象的強烈吸引,甚至是聞到皮革的味道就感到興奮不已。但是,她真正想要說的是下面這句:「我們皮繩愉虐,因為感覺很好。」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理由。

如此的理直氣壯,如此的無可奉告,才是《愉虐性工業》真正震撼人心之處。這部不過八十分鐘的紀錄片,展現在你面前的不只是各種怪胎情慾實踐的再現,而是面對地下邊緣慾望的坦承。攝影師五星(Five Star)要說,「很多人不想跟皮繩愉虐扯上關係,只是因為他們不敢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渴望。」導演湯姆貓(Tomcat)也說,普羅大眾對皮繩愉虐的敵意污名,其實源自於那深藏人類心底的防衛機制,於是人們不再能夠接受自己視為賤斥的怪胎慾望,於是人們不再願意聆聽他人徘徊邊緣的情慾渴求。

對地下夜行動物而言,那賤斥卻是解放時刻,那邊緣亦是幻想天堂。是的,在這邊,他們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天堂。走入這個地下世界,你將能夠體驗日常生活中所不能做不能言的情慾實踐。五星驕傲地說:「我們創造了一個常規法則失效的世界。」在這裡,傳統父權異性戀法則暫時失效。男人抽打男人,女人捆綁女人,女人調教男人,或是自己慾求自己。這是一個慾望錯亂迷惑、性別秩序顛倒的世界,在別人眼中是反烏托邦,在他們眼中卻是美麗新世界。

那麼,女性主義呢?八〇年代,美國女性主義學界掀起一場風起雲湧的「性論戰」(sex wars),由朵金(Andrea Dworkin)與麥金儂(Catharine MacKinnon)領軍的國家女性主義者,左一本《色情片:男人掌控女人》(Pornography: Men Possessing Women[1],右一本《邁向女性主義國家理論》(Toward a Feminist Theory of the State[2],大力批判色情工業對女人的剝削。而後,兩人更聯手推動「反色情民權法案」(Antipornography Civil Rights Ordinance),企圖以國家體制力量抵制色情工業。

但同一年代也出現了另一波女性主義的聲音。卡利菲雅(Pat Califia)在1979年,以一篇〈蕾絲邊情慾的秘密〉(“A Secret Side of Lesbian Sexuality”)引起主流婦運界一片嘩然。[3]卡利菲雅不只大膽訴說自己的情慾經驗,更直接書寫女同性戀的S/M情慾實踐。卡利菲雅因此成了朵金與麥金儂的頭號敵人,也揭開了性論戰的激烈序幕。而後,盧本(Gayle Rubin)加入戰場,在1984年以〈再思性〉(“Thinking Sex”)一文,揭露出父權異性戀社會所架構出來的「性階層」。[4]那所有在中產家庭之外的賤斥的邊緣的偏差的崩壞的性,全都在性階層中被貶到最低,卻也因此有了最前衛的叛逆能量。

於是八〇年代後,女性主義陣營自我分裂,反性與擁性的矛盾對立,至今仍是女性主義領域中無法解開的難題。但或許我們也不用急著解開。五星說,那麼,就叫我擁性的女性主義者吧。我是女性主義者,但我拍色情片,而且是最不堪最變態的地下情色電影。

1990年,流行樂傳奇天后瑪丹娜以一支〈辯護我的愛〉(“Justify My Love”)掀起美國社會一片性恐慌。音樂錄影帶以瑪丹娜在巴黎一間小旅館中自慰自慾開場,透過她我們看到一個情慾地下世界,各式各樣的偏差性愛實踐在一間一間敞開的旅館房間中展開,皮繩、捆綁與施虐交織,化著妝的男人、畫上了鬍子的女人與雌雄莫辨的流動身體共舞。這支音樂錄影帶因此被禁止播放,成為情慾天后瑪丹娜又一傳奇事蹟。二十年後,女神卡卡再度以〈亞力翰卓〉(“Alejandro”),再現男同性戀皮繩愉虐,卻不再是禁歌,反而成為同志聖曲。

皮繩愉虐在常規社會中層層疊疊的污名已經被洗去了嗎?走入大眾文化、浮出地面的皮繩愉虐,還能保有地下情慾的前衛批判嗎?或許,我們不用急著回答這些問題。前衛也好,污名也罷,別忘了瑪德琳跟我們說過的:「我們皮繩愉虐,因為感覺很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解

[1] Andrea Dworkin, Pornography: Men Possessing Women (London: Women’s, 1981).

[2] Catharine MacKinnon, Toward a Feminist Theory of the State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3] Pat Califia, “A Secret Side of Lesbian Sexuality,” The Advocate, December 27, 1979, 19-23.

[4] Gayle Rubin, “Thinking Sex,” in Pleasure and Danger: Exploring Female Sexuality, ed. Carole S. Vance (Boston: Routledge & Kegan Paul, 1984), 267-319.

慾望錯亂的地下世界:《愉虐性工業》的賤斥情慾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