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符碼敢曝博物館:從開襠褲劇團到《姊夠甜那吸》

1

台南人劇團的《姊夠甜那吸》改編自開襠褲劇團(Split Britches)的《美麗緩刑》(Belle Reprieve)。開襠褲劇團是八〇年代在紐約崛起、在戲劇和性別研究上都具有經典地位的女同性戀表演團體,由洛伊魏芙(Lois Weaver)、佩姬蕭(Peggy Shaw)和黛比瑪歌琳(Deb Margolin)組成。[1] 開襠褲劇團的重要性不只在於女同性戀的身分政治,與八〇年代女同性戀運動與女性主義分家的歷史背景產生對話,更在於她們擅長透過一系列的流行文化拼貼、戲擬與敢曝(camp),開創出女同性戀理論家凱斯(Sue-Ellen Case)口中的「T/婆美學」(butch-femme aesthetic),寫下了早期酷兒戲劇表演的美學技巧。[2]

《美麗緩刑》是開襠褲劇團首次與男同性戀劇團 Bloolips合作演出的成果。這齣戲用酷兒敢曝美學解構得體無完膚的是經典中的經典《慾望街車》(A Streetcar Named Desire)。事實上,《慾望街車》本來就可以被同志納為己用。看不懂《慾望街車》的人以為它很「異性戀」,但是懂得同志文化的人就知道馬龍白蘭度那太陽剛的陽剛,費雯麗那太陰柔的陰柔,早就可以化為敢曝美學的一部分。於是馬龍白蘭度的「太陽剛」也化為鐵踢(butch),費雯麗的「太陰柔」也成為變裝皇后(drag queen)。《慾望街車》就像《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是表面異性戀底下卻酷得不得了的電影,是沒有同性戀現身的「同性戀」電影。刻意把《慾望街車》的性別符碼讓四個角色重新排列組合戲耍拼貼,這齣戲就是要告訴你,沒有什麼原真的性別,就連戲的最後演員都脫光了也不會神奇地「反璞歸真」,因為舞台上的性別都是一系列的引用,舞台上的妖精都是一片片的拼湊,舞台上的酷兒都是一段段的歷史。[3]

《姊夠甜那吸》呈現出一個鐵踢、美婆、妖精跟變裝皇后戲耍的遊樂園,但也因為這些酷兒太具時代性與歷史性,所以這座遊樂園也化為博物館。《姊夠甜那吸》透過重新拼貼華語的流行文化,一方面讓這齣戲更徹底地實踐了原本演出時的戲耍拼貼以及與觀眾的對話,一方面卻也透過華語流行老歌的「復古性」,再次延續了這個敢曝博物館的時代性。於是我們上一秒看到《慾望街車》的片段,下一秒又看到扮裝皇后白蘭琪對嘴唱起〈女人花〉。

不知道為什麼,當扮裝皇后白蘭琪在對嘴唱〈女人花〉時,我想到大炳,想到他在離開人世前與藍斯共同扮裝合演的《芭比女孩》[4],想到自己,然後眼眶就濕了。這齣戲根本不走溫馨路線,極度戲耍諷刺色情下流尺/恥度大開,可是怎麼又會在這樣的肆無忌憚中讓我覺得好溫柔呢?正因為這齣戲呈現出敢曝博物館的「時代性」,讓我重頭到尾都覺得這是一齣極度好笑之外也絕對溫柔的戲。

有人覺得敢曝已經被人提到爛了,也有人說蘇珊宋塔(Susan Sontag)的〈敢曝筆記〉(“Notes on Camp”)早讓敢曝「異性戀化」[5],敢曝似乎不再具有最初作為同性戀地下文化的批判力道。但是真正懂敢曝的人就知道敢曝不死。因為時間會變,背景會變,過去的敢曝可能會成為今日的(新)正典,昨日的正典也可能因錯置於當下而重新化為敢曝。《姊夠甜那吸》中的敢曝美學之所以有趣,之所以值得放在今日繼續演出,不在於它挑戰了現今的性別典範(因為那個想要戲耍的性別特質在當下已經是錯置),而在於它呈現出某個階段敢曝美學的歷史美感。

鐵踢、美婆、妖精跟變裝皇后在今日或許已經不再讓人覺得新奇,甚至因為時代性而化為敢曝博物館的展品,可正也是因為這樣,你明白他們永遠都會在,有些人在追求「進步」與「清新」的當下想要遺忘他們,可是他們的過去、他們的時代性、甚至是他們身上洗不掉的歷史氣味,才是我們一直要去記憶的,也是我覺得《姊夠甜那吸》好溫柔好溫柔的原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解

[1] 黛比瑪歌琳後來離開了開襠褲劇團,在耶魯大學教授劇本寫作與導演。

[2] Sue-Ellen Case, “Towards a Butch-Femme Aesthetic,” Discourse 11.1 (1988-89): 55-73.

[3] 關於開襠褲劇團的表演美學與性別政治,另見 Jill Dolan, The Feminist Spectator as Critic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91), 71-77; Sue-Ellen Case, Introduction to Split Britches: Lesbian Practice / Feminist Performance (New York: Routledge, 1996), 1-34.

[4] 這齣戲的全名為《你從不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芭比女孩》,2011年10月15日至23日演出。與大炳共同演出的林藍斯同樣是有名的扮裝皇后。

[5] 除了宋塔以外,瑪丹娜也被視為敢曝美學「異性戀化」的重要推手。見 Pamela Robertson, Guilty Pleasures: Feminist Camp from Mae West to Madonna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1996), 117-38.

性別符碼敢曝博物館:從開襠褲劇團到《姊夠甜那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