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女性主義與A片:女性主義/A片的可能與侷限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1-28-%e4%b8%8b%e5%8d%888-41-13

近來關於A片與女性主義之間的關係有許多討論,而其中一種討論方向便是「我們能不能創造女性主義A片」(feminist pornography)?我不否認 A片可以也可能被重寫,並且重寫得更能容納各種女性凝視。可是,正如我先前對於所謂「女性主義電影」(feminist film)背後暗藏的意識形態提出質疑,我同樣也會對所謂「女性主義A片」提出質疑。

如果「女性主義電影」的問題在於它以二元對立的方式假設了有些電影必然完全「女性主義」,而其他電影則稱不上女性主義,無視於電影本身的敘事不可能保持一致,中間充滿了各種可以被顛覆翻轉與重新詮釋的矛盾與縫隙,那麼,「女性主義A片」的問題也在於此。如果「女性主義電影」的問題在於只著重於文本的一致性而忘了文本與結構、文本與閱聽眾之間反覆協商的複雜關係,而我們最多只能做到如七〇、八〇年代一系列女性主義者提出的「女性主義式閱讀」(feminist reading),而非假設有一個文本可能從頭到尾都非常「女性主義」,那麼「女性主義A片」的問題也在於此。如果「女性主義電影」的問題在於它所謂的「女性主義」仍然是大寫單數的女性主義,而看不到哈伯斯坦(Judith Halberstam)所提出的那些被女性主義正典(feminist norms)排拒的「陰影女性主義們」(shadow feminisms)[1],那麼「女性主義A片」的問題也在於此。

如果我們認為過去的A片絕對父權,百分之百為(異性戀)男人而拍,而「女性主義A片」要開創一個全新的未來,為(異性戀)女人而拍,那麼我們仍然是在否認A片作為一個文本,不可能從頭到尾一致,也不可能絕對每分每秒讓男人開心、讓女人噁心。這邊並不是要宣稱過去的A片不父權,相反的,儘管是以父權框架拍出來的A片,女人依舊有介入凝視的空間,更別提我們往往是在非常異性戀中心的思維下去否認女人凝視女人/女優的慾望可能。而我們也必須承認,儘管你再怎麼試圖讓A片「女性主義」(例如,試圖打斷男性凝視,去除暴力情節,或是多呈現男優的肉體),你都不可能完全阻絕男性凝視。更別提,儘管是男性觀賞(拍給男人看的)A片,他都可能因為種種因素而使得快感被取消、主體被重寫。(比方說,男人如何觀看日本色情片中的「偽娘」次文類?)因此,將「過去父權的A片」與「現在女性主義的A片」作出二元對立,不只是以線性歷史進步論否定了過去女性凝視的存在,女性凝視對(過去)A片的翻轉與干擾,更是單純化男性主體與色情片之間的複雜關係。

很多「女性主義A片」強調感情連結,強調去除暴力,這並沒有不好。可是,這是不是也反過來本質化地認定(異性戀)女人只能觀賞這種「柔性A片」(soft porns),而無法接受更強烈的色情?「柔性A片」的確有存在的必要,因為你不是每天都想要看那麼激烈的情節,可是如果「柔性A片」就等同於「女性主義A片」,而非只是A片的其中一種,那麼我們是否也反過來加深了女人就只能看這種A片、就只能接受「這種色情」、或是女性主義「一定是如此」的意識形態?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一再強調文本本身的路數必然有限,因為文本之外的女性閱聽眾主體與其凝視的複雜異質性才是更值得我們注意的地方。

再說,所謂「進步」的「女性主義A片」仍然存在一種文化優越論,認為自己具有更高一等的「性別意識」,因此回過頭來與「過去的A片」進行切割,好突顯自己的主體進步性。先說「過去的A片」本身即有各種複雜性存在,無法被簡單的二元對立給劃分。再來,這種文化優越意識其實也否定了那些被視為「不夠進步」的女性,包括在既有色情產業中工作的女演員、女導演,包括在所謂「女性主義A片」出現以前就長期觀看A片並且可以用各種女性凝視去拆解既有文本的女性閱聽眾,也包括那些無法上女性主義課程、無法接觸女性主義理論、無法隨口吐出女性主義術語、非中產知識份子的廣大女性們。

談到女性凝視與觀影位置,我認為甘思(Jane Gaines)在〈女性與再現〉(“Women and Representation”)一文中點出七〇年代女性主義式「反抗電影」(counter-cinema)的失敗時說得非常好。[2] 她認為當時女性主義電影往往出自非常精英式知識份子女性之手,以各種跳接、拼貼、倒返敘事等藝術性手法呈現電影,可是能夠影響到的群眾卻非常有限。而她認為,女性凝視早已出現,包括能夠慾望古典好萊塢電影中女明星的女性觀眾(於是有了超越異性戀框架的女性凝視與情慾),包括閱讀羅曼史和觀賞肥皂劇的非知識份子女性群眾(羅曼史中暗藏的情慾同樣有助於培力女性),包括各式各樣不受既有文本限制的酷兒閱讀(queer reading)。我認為,這才是討論「女性主義電影」或「女性主義A片」時,我們可以去深入挖掘的方向。

說到底,女人的色情何苦等到一個「政治正確」的文本現身才終於能被解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解

[1]「陰影女性主義」概念出自哈伯斯坦的著作《酷兒的失敗藝術》。見 Judith Halberstam, The Queer Art of Failure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1), 123-45.

[2] Jane Gaines, “Women and Representation,” Jump Cut 29 (1984): 25-27.

關於女性主義與A片:女性主義/A片的可能與侷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