紳士之間:文藝復興時期的同質/同性/同慾

attributed_to_vittore_belliniano_-_portrait_of_two_young_men_-_google_art_project

文藝復興時期可說是「前同性戀」時期,這是許多稍微瞭解情慾史(the history of sexuality)的人都知道的事情。這當然不是指當時沒有同性性關係或同性情慾,只是當時的同性關係與情慾,無法透過當代身份政治來清楚標籤與定義。但這並不代表早期現代的情慾世界是一個毫不受規範的烏托邦,或如許多人誤稱的,對同性戀很「包容」。若「同性戀身份」尚未被論述生產並規範,那自然也無法以二元對立的「包容」與「排斥」來解釋。早期現代同性關係最大的矛盾在於一方面將雞姦(sodomy)建構為與叛亂、異端相連的「不自然」性行為 [1],一方面卻又高度頌揚親密的男同性情誼。如果前者與政治、宗教體制衝突,後者則在某種情況下與體制共謀。而此共謀,正表現在文藝復興時期存在於紳士之間的同質/同性社交關係(homogeneous / homosocial relationship)。

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友情文學中,不時可以看見男性友人之間的親密語言。馬斯登(Jeffrey Masten)就發現,從柏瑞維特(Richard Brathwait)的《英國紳士》(The English Gentleman)、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的〈論友情〉(“Of Friendship”)到莎士比亞的喜劇《維洛納二紳士》(The Two Gentlemen of Verona),男性之間都存在非常親密的語言交換。[2] 如上述,在文藝復興時期,男性的親密關係不能以當代身份政治來解讀。但是這樣的語言交換底下,存在的也是一種慾望結構,或以賽菊克(Eve Kosofsky Sedgwick)的詞彙來說,是一種「同性社交慾望」(“homo-social desire”)[3]。因此,男性親密關係雖然不能讀為現代的「同性戀」(homo-sexual),卻是具有高度同性情慾(homo-erotic)的。在《英國紳士》中,男性友人的「兩個身體合而為一」。而在《英國紳士》描述「友情」的插圖之中,兩位紳士掛著一樣的披風,穿著一樣的衣服,面對面擁抱,看起來真的如同雙生鏡像,合而為一。

這樣看來,同性社交中的「同」(homo-),就有了多於同性別的意義。這邊的同,不只是性別上的「同」,更是身份建構上的「同」。這邊的同,不只是「同性」,更是「同質」。在必須透過層層疊疊的禮儀、教養與規範型塑出紳士身份的文藝復興時期,紳士透過自戀凝視、透過互相模仿、透過語言交換,建構出理想的男性身份,也建立起理想的同性關係。這是為什麼馬斯登會說,紳士的身份生產是一種「相似慾望」(“erotics of similitude”),也是一種「自我複製」(“self-duplication”)。在早期現代的友情文本中,紳士之間的情誼高於肉體之性──不管是與女性還是男性。這樣的高下位階一方面源自厭女情結,認為女性代表激情,引誘主體向下墮落,另一方面則源自對「差異」的排除。男性性關係之所以仍被貶低,不只是因為「性」,更因為無論雞姦或孌童戀(pederasty),都隱含了階級與年齡的多重差異。

因此,文藝復興時期的紳士情誼是情慾的,建立於男性之間的自戀凝視、身份模仿與語言交換。紳士互稱愛人,互寫情書。但是,這樣的男性關係卻也是與體制共謀的。紳士並不因為「同性情慾」而與體制矛盾。相反的,紳士恰好因為這樣排除女性的男性身份生產,穩固男性情誼的位階;紳士更因為這樣排除差異的同質身份打造,穩固既有階級的結構。當然,在那個充滿矛盾的時代,男性關係並無法全以紳士的「相似慾望」來解釋。在莎士比亞的其他劇本中──例如《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與《亨利四世》(Henry IV)──親密的男同性關係都隱含多重差異,牽涉各種衝突,包括《威尼斯商人》中與婚姻的衝突,《第十二夜》中的階級/年齡差異,以及《亨利四世》中宮廷與城市地下世界之間的矛盾。正是這樣的矛盾與衝突,讓早期現代的男同性關係成為一個充滿各種可能的複雜場域,在體制內外曖昧游移,反覆協商。不過,紳士的同質/同性社交關係也讓我們明白,同性情慾並不一定總是與體制矛盾,而那個高度「同質」的身份生產模式,有可能正是最排除差異的體制之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解

[1] 「雞姦」在早期現代論述之中並不單單指男男肛交,而包括了人獸交(bestiality)、陰莖口交(fellatio)、自慰與通姦,而「雞姦者」往往在與叛亂、異端罪行相連時才會遭受指控。因此,雞姦不是單純的「性罪行」,而必須被理解為古德堡(Jonathan Goldberg)口中的「相對性結構」。見 Jonathan Goldberg, Sodometries: Renaissance Texts, Modern Sexualities (New York: Fordham University Press, 2010), 20.

[2] Jeffrey Masten, Textual Intercourse: Collaboration, Authorship, and Sexualities in Renaissance Dram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28-62.

[3] Eve Kosofsky Sedgwick, Between Me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Male Homosocial Desir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85).

紳士之間:文藝復興時期的同質/同性/同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