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作為一種政治:《第一夫人的秘密》中的政治家庭性

jackie-1

在歐巴馬離開白宮以前,臉書上大量流傳歐巴馬一家於白宮拍攝的照片。自川普當選以來,人們便開始緬懷起歐巴馬執政下的美國。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人民討論的不只是歐巴馬在位時的種種政策,更是歐巴馬一家在白宮中的親密意象。他們緬懷的因此不只是一任總統,一個政治家,更是一段婚姻,一個家庭。這組照片讓我們看到,家庭與政治之間的結構關係,家庭如何作為一種政治,以及政治的家庭層面。

繼續閱讀 “家庭作為一種政治:《第一夫人的秘密》中的政治家庭性"

家庭作為一種政治:《第一夫人的秘密》中的政治家庭性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b_jones_05_034

在《衛報》(The Guardian)一篇《BJ有喜》(Bridget Jones’s Baby)的影評中,英國專欄作家威廉絲(Zoe Williams)說,布莉姬終於回來了。在這個更需要「正確」的年代,那個一路犯錯、一路挫敗的布莉姬回來了──就在我們最需要她的時候。[1]

繼續閱讀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時尚愉悅的甜蜜復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推理敘事

maxresdefault-1-1024x576

《惡女訂製服》(The Dressmaker)改編自澳洲作家蘿瑟琳漢(Rosaline Ham)的同名小說。標題說得很清楚了,這是一個關於裁縫與時尚的故事。那麼,討論《惡女訂製服》,當然不可能不提時尚。值得注意的是,時尚在這部電影中不只是視覺的符碼,更進一步化為敘事的核心。要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我們可以回到故事發生的年代:五〇年代。

繼續閱讀 “時尚愉悅的甜蜜復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推理敘事"

時尚愉悅的甜蜜復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推理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