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作為一種政治:《第一夫人的秘密》中的政治家庭性

jackie-1

在歐巴馬離開白宮以前,臉書上大量轉貼一組歐巴馬家庭於白宮中拍攝的照片。在川普當選以後,美國人開始緬懷起歐巴馬執政的美國。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人討論的不只是歐巴馬在位的種種政策,更是歐巴馬家庭在白宮中的親密意象。美國人緬懷的因此不只是一任總統,更是一段婚姻,一個家庭。這組照片讓我們看到,家庭與政治之間的連貫性,家庭如何作為一種政治,以及政治的家庭層面。

繼續閱讀 “家庭作為一種政治:《第一夫人的秘密》中的政治家庭性"

家庭作為一種政治:《第一夫人的秘密》中的政治家庭性

可怕的母親,可怕的羅曼史:《戰慄遊戲》中的男性潛意識恐懼

misery-poster

《戰慄遊戲》(Misery)前前後後不知道看了幾次。在修伍軒宏老師的文化研究時,還曾經想要在期末報告分析這部電影中的女性/母親身體再現。在那之後,我不時就會把《戰慄遊戲》拿出來重看。每次看,都會看到不同層次的性別,不同層次的恐怖。幾年前看,看到的是這部電影再現的可怕母親。這次重看,看到的是可怕的羅曼史。

繼續閱讀 “可怕的母親,可怕的羅曼史:《戰慄遊戲》中的男性潛意識恐懼"

可怕的母親,可怕的羅曼史:《戰慄遊戲》中的男性潛意識恐懼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b_jones_05_034

在《衛報》一篇《BJ有喜》(Bridget Jones’s Baby)的影評中,英國專欄作家威廉絲(Zoe Williams)說,布莉姬終於回來了。在這個更需要「正確」的年代,那個一路犯錯、一路挫敗的布莉姬回來了──就在我們最需要她的時候。[1]

繼續閱讀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瘋狂女人與衰敗陽具:《下女的誘惑》中的瘋狂、情慾與解構

first_f72ca145b066e466e40c66151aacec23

朴贊郁的《下女的誘惑》(The Handmaiden)改編自莎拉華特(Sarah Waters)的《荊棘之城》(Fingersmith)。這部作品曾在2005年被BBC改編為同名迷你影集。這一次,朴贊郁將小說背景中的維多利亞英國,搬到日治時期朝鮮。不過,有趣的是,朴贊郁仍在電影中遺留了原著的痕跡──那幢與日式建築銜接的英式宅邸──使得小說中的維多利亞元素,如鬼影一般纏繞著《下女的誘惑》。而故事中的宅邸、瘋女與三角慾望結構,也不禁讓人想起那部維多利亞時期最經典的歌德羅曼史,《簡愛》(Jane Eyre)。

繼續閱讀 “瘋狂女人與衰敗陽具:《下女的誘惑》中的瘋狂、情慾與解構"

瘋狂女人與衰敗陽具:《下女的誘惑》中的瘋狂、情慾與解構

時尚愉悅的甜蜜復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推理敘事

maxresdefault-1-1024x576

《惡女訂製服》(The Dressmaker)改編自澳洲作家蘿瑟琳漢(Rosaline Ham)的同名小說。標題說得很清楚了,這是一個關於裁縫與時尚的故事。那麼,討論《惡女訂製服》,當然不可能不提時尚。值得注意的是,時尚在這部電影中不只是視覺的符碼,更進一步化為敘事的核心。要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我們可以回到故事發生的年代:五〇年代。

繼續閱讀 “時尚愉悅的甜蜜復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推理敘事"

時尚愉悅的甜蜜復仇:《惡女訂製服》的時尚推理敘事

當瑪麗雪萊走入簡愛:《腥紅山莊》的歌德羅曼史傳統

crimson-peak

《腥紅山莊》(Crimson Peak)就是一本歌德羅曼史。不是歌德羅曼史改編的電影,而是,就是一部歌德羅曼史。到底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如何將這部電影拍得那麼像一部十九世紀小說?靠文學引用。《腥紅山莊》大量援引英美文學與歌德羅曼史(gothic romance)傳統,真正鬼影幢幢的不只是過去的冤魂,而是揮之不去的文學隱喻。《腥紅山莊》是《簡愛》(Jane Eyre),是《諾桑覺寺》(Northanger Abbey),是《奧蘭托城堡》(The Castle of Otranto)。《腥紅山莊》也是愛倫坡,是瑪麗雪萊,是勃朗特姊妹。

繼續閱讀 “當瑪麗雪萊走入簡愛:《腥紅山莊》的歌德羅曼史傳統"

當瑪麗雪萊走入簡愛:《腥紅山莊》的歌德羅曼史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