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的少女革命:Grace Miceli的賽柏格女孩主義

jumpfrompaper-x-grace_grace-6-1860x1239

黑色長捲髮、深黑連身洋裝搭配白色球鞋,全身閃爍著少女風格刺青,談起自己少女時期最愛的經典影集《魔法奇兵》(Buffy the Vampire Slayer)時,她興奮地指著手臂上的刺青說:「瞧,我還把巴菲刺在身上!」這是創造了線上藝廊 Art Baby Gallery,掀起了當代藝術界少女革命的 Grace Miceli。

繼續閱讀 “當代藝術的少女革命:Grace Miceli的賽柏格女孩主義"

當代藝術的少女革命:Grace Miceli的賽柏格女孩主義

當壞女孩化身終極女孩們:《尖叫女王》的後設恐怖創新

scream-queens-2015-55e6961b40a49

後設恐怖(meta-horror)不是當代恐怖大師魏斯克萊文(Wes Craven)開創的,卻是他一手捧紅的──靠著1996年那部關鍵的砍殺片《驚聲尖叫》(Scream)。《驚聲尖叫》的主角們身在砍殺片中,卻又對砍殺片的劇情公式瞭若指掌,甚至能夠有意識地挪用砍殺片知識嘲諷殺人魔,以高度自我指涉的黑色幽默,替九〇年代邁入疲軟的砍殺片注入新意。在《驚聲尖叫》之後,我們見證了砍殺片的復興,一波是重拍系列,一波是原創系列,但不管是重拍還是原創,都多多少少帶有讓《驚聲尖叫》一舉成功的後設元素。

繼續閱讀 “當壞女孩化身終極女孩們:《尖叫女王》的後設恐怖創新"

當壞女孩化身終極女孩們:《尖叫女王》的後設恐怖創新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b_jones_05_034

在《衛報》(The Guardian)一篇《BJ有喜》(Bridget Jones’s Baby)的影評中,英國專欄作家威廉絲(Zoe Williams)說,布莉姬終於回來了。在這個更需要「正確」的年代,那個一路犯錯、一路挫敗的布莉姬回來了──就在我們最需要她的時候。[1]

繼續閱讀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錯誤的達西,依然布莉姬:《BJ有喜》的失敗美學2.0

書信女王:《蘇珊夫人》中的惡女、書信與權力展演

Ross McDonnell

2016年,《蘇珊夫人尋婚計》(Love & Friendship)上映,讓所有的珍迷都瘋了。這部電影名字雖然取自珍奧斯汀少女時期作品《愛與友誼》,改編的卻是她少被論及的中篇小說《蘇珊夫人》(Lady Susan)。曾在1996年扮演艾瑪的凱特貝琴薩(Kate Beckinsale),二十年後,再次出演珍奧斯汀筆下最迷人的反派角色,帶起一波《蘇珊夫人》的後現代文藝復興。《蘇珊夫人》的魅力在哪,何以在被遺忘了兩百年以後,重新掀起閱讀浪潮?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談《蘇珊夫人》所展現出的書信的力量,以及惡女的魅力。

繼續閱讀 “書信女王:《蘇珊夫人》中的惡女、書信與權力展演"

書信女王:《蘇珊夫人》中的惡女、書信與權力展演

莎士比亞的BL:文藝復興時期的男男之愛與同性情慾

shakespeare-face-BIG

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大多寫給年輕男性,頌揚少年永垂不朽的美麗。很多人因此說,莎士比亞其實是同性戀。也有人說,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書寫對象是贊助詩人的男性貴族,因此,儘管是寫給男人的十四行詩,也並非情慾的。有趣的是,莎翁之「愛」,恰好落在這兩種詮釋之外。在那個「同性戀」作為性別身份尚未正式現身的年代,莎士比亞筆下的男性之愛該如何被解讀?我們可以從西方文學史的男性情誼再現談起。

繼續閱讀 “莎士比亞的BL:文藝復興時期的男男之愛與同性情慾"

莎士比亞的BL:文藝復興時期的男男之愛與同性情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