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士曼與賽柏格:《金牌特務》中的後現代紳士與後人類反派

Kingsman-2-SDCC-Lineup-Revealed

《金牌特務》(Kingsman)的紳士是男性時尚現代性(fashion modernity)的產物,但金士曼不只是現代的,更是後現代的。

男性時裝現代性濃縮於哈利的一句話:「西裝是現代紳士的盔甲」(“The suit is the modern gentleman’s armour.”)。金士曼裁縫店成立於1849年,除了指涉薩佛街(Savile Row)上的亨士曼裁縫店(Huntsman & Sons)之外,十九世紀中葉也是一個具有標誌性的年代。城市研究讓我們知道,這是倫敦的都會現代性(urban modernity)與商品文化邁入成熟的時代;而時尚研究則讓我們知道,雖然都會現代性替現代紳士搭建了舞台,卻是時尚現代性真正給了現代紳士一具肉身。沒有弗呂格爾(John Flügel)口中的「男性時尚大揚棄」(the Great Masculine Renunciation)[1],沒有改寫英國紳士時尚的布魯梅爾(Beau Brummell),沒有除去華麗裝飾、走向簡約秩序的時裝現代化過程,我們不會有現代紳士。

都會現代性與時尚現代性聯手打造出現代紳士,暗示我們紳士有肉身,也暗示我們紳士為建構。自制與低調雖然是現代紳士得以穩固身份的核心精神,但現代紳士的打造離不開物質基礎,也離不開肉身體現。於是哈利的名言除了是「禮儀成就紳士」(“manners maketh man”),更要是「西裝是現代紳士的盔甲」。西裝象徵的是男人的時尚現代性,不是男人對時尚的摒棄。時尚研究學者愛德華(Tim Edwards)就提醒我們,西裝歷經了一系列的多元流變,而即便是最低調的西裝型態,都逃避不了展示的功能,壓抑不了情慾的可能。[2] 《金牌特務》首集中,哈利帶著伊格西走入秘密試衣間的場景,展示的正是男性時裝現代性的極致發展。不只西裝,從戒指、手錶、領帶、皮鞋、眼鏡乃至鋼筆,現代紳士的時尚開展於細節的變化,活躍於低調的差異。

但《金牌特務》中的紳士不只是「現代」的,更是「後現代」的。與其說金士曼特務是十九世紀紳士的重現,不如說金士曼特務是二十一世紀紳士的擬像。 金士曼特務畢竟是在亞莉安菲利浦(Arianne Phillips)的服裝設計中才有了肉身,而亞莉安菲利浦的靈感來源不只是傳統英國男裝,更是當代男性時尚指標詹姆士龐德(James Bond)、溫莎公爵(Duke of Windsor)與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3] 這樣透過當代時尚仿擬歷史圖像的借屍還魂,當然讓我們想起當年凱薩琳瑪汀(Catherine Martin)與繆西婭普拉達(Miuccia Prada)靠著普拉達與Miu Miu,聯手拼貼出《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中二〇年代摩登女子(flapper)的美學策略。[4]《大亨小傳》中的摩登女子不是歷史的複製,而是後現代的拼貼,在普拉達的時裝與拉娜德芮(Lana Del Rey)的嗓音中浮現。《金牌特務》中的現代紳士同樣也不是過去的翻版,而是後現代的擬像,在亞莉安菲利浦的設計與當代搖滾、嘻哈與饒舌樂中重生。不管是《大亨小傳》中的摩登女子還是《金牌特務》中的現代紳士,都是「後現代的時尚現代性」(“postmodern” fashion modernity)。

形塑金士曼主體的不只是時尚現代性,更是資訊科技力。這個掌控科技的能力,當然繼承了《金牌特務》大量挪用指涉的龐德電影。威利斯(Martin Willis)在那篇有名的龐德分析中指出,皮爾斯布洛斯南(Pierce Brosnan)龐德的最大特色,便是資訊科技與陽剛主體的互生互構。皮爾斯布洛斯南的龐德不是第一個掌控科技的龐德,但是這個崛起於二十與二十一世紀之交的龐德,卻精確標示了千禧年的資訊焦慮。資訊科技與網絡文化(cyberculture)的全面入侵帶來了新興威脅與集體焦慮,而作為世紀之交的嶄新龐德,皮爾斯布洛斯南透過對資訊科技的知識與掌控,給了觀眾想像的認同與焦慮的出口。[5]

而相對於中和科技焦慮的特務,便是彰顯科技恐怖的反派。如果精確掌控資訊科技的特務能夠在千禧年的集體焦慮中重新想像陽剛主體的完整,散播科技焦慮、甚至遭到科技入侵的反派,象徵的則不只是主體的陰性化,更是人類終究不可能全能完整的恐怖寓言。賽柏格式的後人類反派是破碎的主體存在,也是失序的科技末日。於是《金牌特務》首集中的范倫坦以手機 sim卡作為讓世界陷入混亂暴動的武器;而續集開頭消滅了金士曼的關鍵,是那隻駭入了資訊系統、脫離了人體以後依舊不死的機械斷臂。於是范倫坦的助手葛希兒是以義肢作為利刃的賽柏格怪物,葛希兒的義肢最後也諷刺性地成為刺穿范倫坦的致命武器;而從金士曼學員「淪為」黃金圈爪牙的查理,儘管早先從機械手臂中重獲超越紳士的力量,甚至在斷臂之後能夠快速重生,但他終究因為機械手臂的失控,敗給了伊格西。後人類反派是金士曼特務的負面建構──破碎的存在,遭受入侵的主體,不受控制的自我。但後人類的反派作為鏡像他者,也因此能夠映現出後現代紳士的主體打造及其不滿。

《金牌特務》的紳士終究是後現代的。《金牌特務》的反派終究是後人類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解

[1] John Carl Flügel, The Psychology of Clothes (London: Hogarth, 1930), 110-11.

[2] Tim Edwards, Men in the Mirror: Men’s Fashion, Masculinity and Consumer Society (London: Cassell, 1997), 18-23.

[3] 關於亞莉安菲利浦的設計靈感來源,見 Brianne Gillen, “Costume to Collection: Arianne Phillips on Kingsman,” Tyranny of Style, February 19, 2015.

[4] 關於《大亨小傳》中的服裝設計,見 Ella Alexander, “Miuccia Prada Unveils Great Gatsby Costumes,” Vogue, January 21, 2013.

[5] Martin Willis, “Hard-Wear: The Millennium, Technology, and Brosnan’s Bond,” in The James Bond Phenomenon, ed. Christoph Lindner (Manchester: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2003), 151-65.

金士曼與賽柏格:《金牌特務》中的後現代紳士與後人類反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