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后變形記:《一個巨星的誕生》與男同志的情感結構

33186272_246201616126273_3117091623381499904_n_0

和它的眾多前身一樣,《一個巨星的誕生》(A Star Is Born)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明星電影」(star vehicle)。[1] 儘管這是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首次執導的作品,儘管《紐約客》資深影評人布洛迪(Richard Brody)聲稱庫柏讓這部電影「成為自己」[2],我們都無法否認,《一個巨星的誕生》屬於女神卡卡(Lady Gaga)。不過,《一個巨星的誕生》不只是一部「明星電影」,它更是一部「同志偶像電影」。從一九五四年的《星海浮沉錄》、一九七六年的《星夢淚痕》,一直到後千禧年的全新版本,這個百拍不膩的巨星誕生敘事不只網羅了不同時代的女星代表,而且她們都還是清一色的同志偶像。[3]

繼續閱讀 “天后變形記:《一個巨星的誕生》與男同志的情感結構"

天后變形記:《一個巨星的誕生》與男同志的情感結構

天后、同性戀與演藝圈:《娃娃谷》與美國流行文化史

valley-of-the-dolls-50th-anniversary-excerpt

如果《娃娃谷》(Valley of the Dolls)遲至現在才出版,它肯定會被視為一本「後《慾望城市》」的都會女性小說(Chick Lit)。這本在一九六六年掀起暢銷熱潮的傳奇小說擁有都會女性文學的所有元素──三個年輕女孩在大都會相逢,共享單身女子公寓,隨後在紐約、巴黎與好萊塢的星海與愛情路上歷經一次又一次的閃耀與幻滅。蘇珊(Jacqueline Susann)原本意圖根據自己的經驗,再現演藝圈的光芒與黑暗,卻沒有想到這本小說會擁有自己的生命,在接下來的半個世紀中,反覆創造新興文化現象,成為美國流行文化史上最後設的一段傳奇。

繼續閱讀 “天后、同性戀與演藝圈:《娃娃谷》與美國流行文化史"

天后、同性戀與演藝圈:《娃娃谷》與美國流行文化史

單身女孩俱樂部:珍奧斯汀與Chick Lit的誕生

Clueless-Halloween-Costumes

1995年,當構思第二本小說的海倫費爾汀(Helen Fielding)正愁經濟來源時,《獨立報》(The Independent)找上了她,希望她以自己的倫敦單身生活為基礎,開設一個專欄。費爾汀答應了,但她另有想法。一直以來,她便想替電視情境喜劇創造一個詼諧的單身女郎。現在,這個單身女郎終於可以在她的專欄中重生。二月二十八日,布莉姬瓊斯於《獨立報》首次亮相,在日記中告白自己攝取兩單位酒精,三千一百卡路里,而且抽了七根煙。[1]

繼續閱讀 “單身女孩俱樂部:珍奧斯汀與Chick Lit的誕生"

單身女孩俱樂部:珍奧斯汀與Chick Lit的誕生

邁向下流女孩美學:《歌喉讚》的後女力社群與流行樂敘事

pp3-teaser-onesheet-594da88174a10-1

從《歌喉讚》(Pitch Perfect)原先不被看好,而後卻成為「驚喜賣座電影」(sleeper hit)來看,這部描述阿卡貝拉女團的音樂喜劇系列之所以獲得成功,來自閱聽眾的口耳相傳──尤其是少女與同志閱聽眾。《歌喉讚》系列受到少女與同志高度擁戴,甚至演變成流行文化現象,不能不提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催生了整個系列的編劇與製作人凱卡農(Kay Cannon)。

繼續閱讀 “邁向下流女孩美學:《歌喉讚》的後女力社群與流行樂敘事"

邁向下流女孩美學:《歌喉讚》的後女力社群與流行樂敘事

珍奧斯汀2.0:社交網路世代中的珍奧斯汀

IMG_1859.JPG

今年八月,BBC文化發佈了一部影片,標題是:「如果珍奧斯汀的角色使用社交軟體」。一時間,兩百年前的攝政英國小說角色現身於Tinder之上。伊莉莎白將賓利先生往左滑,將柯林斯先生往左滑。中途威克漢先生傳來訊息,丟了一張具有性暗示的西洋劍圖片,輕挑地問:「想要私奔嗎?」最後,伊莉莎白遇到達西先生。她要向左滑還是向右滑?[1]

繼續閱讀 “珍奧斯汀2.0:社交網路世代中的珍奧斯汀"

珍奧斯汀2.0:社交網路世代中的珍奧斯汀

自我即文本:從瑪丹娜到泰勒絲的後設性別政治

rs_1080x1080-171107190450-23279723_777542925770459_8932444824968101888_n

「這是第一個即將見證自己一生紀錄在網路圖像中的世代。」泰勒絲(Taylor Swift)在新專輯《舉世盛名》(Reputation)的序言中這麼說。若從泰勒絲的序言一路聽到最後一首歌,我們會知道,《舉世盛名》是一張擁有清楚意圖、貫徹核心意義的「概念專輯」(concept album)──整張專輯的概念是名聲,整張專輯的美學是後設。

繼續閱讀 “自我即文本:從瑪丹娜到泰勒絲的後設性別政治"

自我即文本:從瑪丹娜到泰勒絲的後設性別政治

雙生櫻桃與女獵犬:《仲夏夜之夢》中的酷兒情慾

Helena-plus-3

研究所時期修莎士比亞評論時,教授曾帶我們一起討論《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當我們讀到海倫娜向狄米崔求愛、因而說出「我是你的獵犬」(“I am your spaniel”)的著名場景時[1],教授忍不住說:「女人,有點尊嚴。」我當場回應:「你不懂海倫娜。」

繼續閱讀 “雙生櫻桃與女獵犬:《仲夏夜之夢》中的酷兒情慾"

雙生櫻桃與女獵犬:《仲夏夜之夢》中的酷兒情慾